作者:Amor Aurelio B. Alvarez      翻译:Cindy Wang,澳大利亚

 

“宝宝在哪里?” 第一次做超声波检查时,我和妻子Maricar因为看不到胎儿而倍感困惑。

那是2000年,才结婚几个月的我们,一想到这么快就要为人父母了,就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可是当B超师反复寻找胎儿时,我们琢磨着所有的怀孕迹象,心里不禁纳闷,应该是怀孕了呀……不是吗?

晨吐: 有。  

体重增加:有  

月经推迟:有。  

妊娠试验阳性:有。  

“的确怀孕了, 不是吗?”  

B超师就像念剧本一样,告知我们去咨询医生,因为医生更有资格来解释结果。直到我们去看医生,他做出最终诊断时,我们才如梦方醒:

“你的结果是假阳性。 你没有怀孕。”

事实是,Maricar患有一种名为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的复杂的内分泌失调症,这造成她体内的激素失衡,从而引发了验孕测试的“阳性”结果。我们后来才明白,这也是为什么她在成长过程会经历月经周期不规律,情绪波动异常,易发胖,以及这种病症的一系列其他症状。

我们离开了诊所,医生的每句话都让我们心如刀绞。走到楼梯口时,再无力举步,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泪流满面地抱在一起痛哭。

艰辛、坎坷怀孕路  

接下来的每天、每周、每个月都很难熬。不过很快,我们就开始了积极备孕:接踵而来的是频繁的检查,咨询专家,各种化验,和用药物来调节Maricar的月经周期。

一位医生告诉Maricar “也许你压力太大了”。她随后便辞去了Guideline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菲律宾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该事工通过广播、电视、书籍、会议、研讨会和互联网,服事100个国家。

似乎多囊卵巢综合征和其它健康问题还不够,Maricar的健康在2005年再次受到挑战。 一天,在打扫我们的公寓时,她正弯腰从地板上捡东西,突然啪的一声!她腰部的一个椎间盘从脊柱上脱臼,压迫到身体上最大的神经,导致右腿极度的疼痛。

她为此住院两次,接受了四次昂贵的脊椎推拿,更多的测试,几个月的物理治疗和无数剂量的止痛药。 极度的疼痛持续了几个月,造成Maricar无法控制地抽搐,直到她晕过去。 最糟糕的时候,她不得不服用吗啡和用于治疗癌症的药物来缓解疼痛。

一天晚上,给她注射下一剂吗啡的医生迟到了。 随着体内吗啡的药效逐渐减弱,疼痛再次袭来,她开始产生幻觉,相信上帝马上会带她回家。我检查了她的生命体征后,知道她没有任何危险。但我多么希望她能免受所有的痛苦。 如果可以,我愿意立刻和她交换!那一刻,我是如此无助。

是时候放弃了  

一年多后,Maricar的腰椎间盘突出终于有很大缓解,她也学会了控制疼痛。但这让我们生孩子的梦想越来越遥远。医生说,怀孕并非不可能,但目前的情况确实让一切难上加难。尽管如此,我们依然配合医生,Maricar继续积极备胎。

到2006年10月,又一年过去了,我们厌倦了所有的一切 ——各种检查,昂贵却毫无效果的生育治疗。 我们的资源耗尽了,终于决定放弃一切,第二年重新开始。 我们把想要孩子的愿望交给了主,相信祂掌管一切,祂的旨意是最好的。

与此同时,Maricar和我继续投身于上帝的事工。 我已经接替Maricar成为Guideline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菲律宾办公室的主任,该事工经历了不可思议的成长!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一直很喜欢平面设计,也有越来越多的机会让我在事工上发挥才能 —— 比如设计简报、书籍封面,以及我们的创始人Harold Sala博士在世界各地演讲时所使用的演示文稿。

Sala博士和Darlene博士不仅是我们的老板,也是我们的导师,在我们个人和夫妻的成长过程中指导、劝诫和纠正我们。他们就像我们的第二父母,充满爱心地向我们敞开他们的生命,效法耶稣惊人的爱,关心着我们。 很多时候,我们会趴在他们的肩膀上哭泣,尤其是我们渴望孩子的时候。

2006年11月,Sala博士带我一起去Dumaguete参与事工。在那里,我们服事在偏远贫困地区服事的牧师和他们的家人。 有一次,他讲到哥林多后书4章1节,“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  

讲道之后,大家开始分组祷告。Sala博士随后加入了我所在的小组,先是为牧师们的需要祷告,然后开始为我和Maricar祷告,当时她在马尼拉。 这是我听过的最衷心的祷告,那一刻,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上帝面前,而他正为我诚恳地代求。祈祷结束后,他像父亲一样紧紧地抱住我,安慰我说上帝会给我们最好的。

出乎意料 

接下来的一个月,Maricar又开始出现“症状 ”。 我们一笑置之,自嘲着买了个验孕棒,看到试纸上显示的“+”, 我们笑得更厉害了!又试了一次……一次……又一次, 结果总是一样!我不想为此太激动,觉得应该找医生核实一下。

2006年12月12日——就在我们决定将心愿交给上帝的几个月后,在Sala博士和我做了那个重要的祷告一个月后, 在Pasig的一个小诊所里,我们一起看着超声波的银幕上,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五周大了,心脏强而有力地跳动着。我们要当爸妈了!

九个月后,Maricar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Adrian Adam。两年后,我们迎来了另一个优秀的男孩,Azriel Aiden。今天,他们已长成为聪明的青少年,朝气蓬勃。

回顾过去,我们感谢上帝让我们等了七年才有了第一个孩子。 这让Maricar和我有机会深入了解彼此,享受彼此的陪伴。 在那七年里,我们日日夜夜聊个不停,在商场看夜场电影,一起参加各种各样的教会活动,共进亲密的晚餐。在无数个夜晚里,一起梦想着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孩子。这么多年的等待也让我们更加珍惜这两个孩子,他们的确是上帝恩典的礼物。

人生,有时让我们陷入看似不可能的境地。但在我们的上帝,难道不是凡事都能吗 (马太福音19章26节)?这个福音真理让我们认识祂是怎样一位上帝。因此,当不可逾越的困难临到时,让我们铭记永恒里我们的身份——上帝的儿女,不管在何种境况里,祂都珍爱我们,保护我们,供应我们。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