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illy Pang       翻译:奇奇

 

一天,我正在工作,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但我注意到如果我屏住呼吸,就不会那么疼了,所以我认为可能是因为我喝了咖啡的缘故。没想到之后的好几天晚上,这种疼痛又回来了,我不得不大口喘气,痛苦地缩成一团。

三天后,我去看了医生,他给我开了一些止痛药。我吃完一粒药,正要吃晚饭时,最严重的胸痛袭来了,这次疼痛让我跌倒在地板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之后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之后的整整一周,我都在服用强效止痛药,并进行了无数次血液检查以确定我胸痛和白细胞低的原因。医生最初怀疑是某种感染,但这与我过低的白细胞症状不符。

血液科医生建议我进行骨髓穿刺(BMA)检查。他们会在我的髋骨中插一根大针,以抽取一些骨髓液和骨样本进行临床测试。一想到要穿骨,我就不寒而栗,因此我立即拒绝了这个主意。

我开始对医生们失去信心,开始用“万能”的谷歌进行深入搜索。然而网络上有太多信息,但都没有确定的答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开始尝试自己减少止痛药的用量,因为医生没有给出任何明确诊断,而且我也似乎不再感到那么疼了。但事实证明,我的病情根本没有改善,只是药物减轻了我的痛苦。

 

在我最低谷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学生时代的上帝”

 

躺在病床上,没有人可以交谈,也没有谁能给我确切的信息,我突然就想起了耶稣——我前女友的上帝,也想起了我在宣教学校里学到的一切。于是我开始默念主祷文。

祷告时,我想着:上帝啊,我完全走投无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你是真实的,你能帮一帮我吗?我祷告完后,感到被一种莫名的平安笼罩着。通过祷告,我觉得上帝在掌管我的情况,我可以相信祂会拯救我的。

第二天早上,我让医生给我安排 骨髓穿刺(BMA )检查。但是当血液科医生看到我时,她认为没有必要再做检查,直接给我办了出院让我之后再去复查。我喜出望外,就在那一天,我接受了耶稣进入我的生命。

然而,之后的生活却变得更糟了。虽然我回家了,但身体越来越虚弱,很容易疲倦。我不得不每周输血一次,因为我的红细胞过低。每次我走上通往医院的斜坡时,我都会头晕目眩,不得不坐下来休息。

在我的第四周复查中,医生告诉我,他们在我的血液中发现了前体细胞——癌细胞。我立即接受了骨髓穿刺(BMA) 检查,并被安排了化疗。在化疗期间,医生终于得到了结论,我得了白血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

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场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因为找不到捐赠者而死去。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移植通常需要寻找直系兄弟姐妹的配型,并且只有 25% 的几率成功配对。否则,就只能尝试全球捐助者名单。与此同时,我将不得不继续化疗以将癌症控制在可控水平。

 

我在医院过生日

 

入院接受化疗两周后,我 27 岁了。我最好的朋友来和我一起庆祝生日。他信主的时间比我长得多,所以当他来和我分享上帝的话语时,我已经准备好听了。他与我分享了箴言 3章5-6节: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这句经文使我谦卑下来。我的大部分生活都一帆风顺,直到这次疾病让我走投无路。我再次想起了两个月前自己的祷告。我决定,如果我将很快见到耶稣,那我应该更好地认识祂才是。

整个治疗,包括三个强力化疗初始疗程,耗时约 1年半。随后我接受了移植,紧接着接受了一个更强力的化疗和全身放疗疗程。

在医院里,互联网信号很差,也没什么其他可做的,因此我有时间从头到尾阅读了圣经。这是我第一次通读圣经,但因着上帝的恩典,读经真的帮助我理解了基督信仰的意义所在。

我也有幸经历了上帝的看顾和供应。就在得知自己的病情的前一年,我购买了一份保险,也因此医疗费用能够得到报销。我还与我的弟弟配型成功,能够得到移植。

对于移植,如果新的免疫系统无法识别宿主身体,那么头五年内死亡的可能性会很大。我不得不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来控制这一过渡期,这令我比化疗期间更虚弱。但感恩的是,我能够比大多数人恢复得更快。

这是我生命中非常感恩的一个“时机”。我经历了来自上帝的如此多的恩典,以至于我感到这场病是值得的。

 

我问上帝“为什么?”

 

在经历了整个磨难之后,我问了上帝两个问题:

“你本可以瞬间治愈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经历整个治疗?”

“我的朋友们为什么要死?”我想起了那个挣扎了三年想要活下去的 15 岁女孩,还有我另一个 25 岁的朋友,尽管我们经历了同样的治疗。

上帝在祂自己的时间里向我显明了祂的答案。

在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时,祂让我明白我必须经历整个治疗,才能在需要时“展示我的徽章”——既是希望,也是对祂良善的见证,尤其是对癌症患者而言。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直到2020年我爸去世我才明白。我爸在教会长大,但因为我的祖父母是佛教徒而没有接受耶稣为救主。他被诊断出患有肺结核,消瘦了很多。最终,由于淋巴结肿大以及他所经历的疼痛和虚弱,医生怀疑他患有癌症。

一天晚上,他告诉我,他想先等他的妈妈不在了之后再接受主,但他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那天我再次向他解释了福音,就在当天晚上,他接受了耶稣。

不久之后,我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肺癌,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了。尽管因着疫情管制,我们还是想办法安排他的妈妈和兄弟姐妹来探望他,他向他们公开分享他已经接受了基督。第二天他就去世了。

在那一段时间,我看到上帝的主权与祂的恩典并行。我无法决定谁死谁活,但在经历了上帝无限的恩典之后,我知道可以全心全意地相信祂。

不管是谁刚巧看到这篇文章,我都祷告你们能“专心仰赖主,而不是倚靠自己的聪明”,并体验祂奇妙的恩典和“这个世界没有的平安”。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