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禧子     有声播读:枝子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

虽然我从小就学习成绩不错,而且听话懂事,但我对自己却一点都不满意。

因为对自己不满意,所以我总是会为自己设立众人都艳羡的“目标”,并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奔跑。在一个考试压力极大的社会环境里,我总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吃苦的精神,冲破压力,在极激烈的考试竞争中取得一个较为理想的结果。

我就是这样,一路拿到了重点大学的硕士学位。

与此同时,我对自己的外貌也有很高的要求,从出生后就一直有点胖乎乎的我,不愿意接受自己的体型,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咬牙减肥,控制饮食。等到了大学的时候,居然已经有人开始夸赞我的身材不错。

我一次次地完成自己的目标,获得他人的夸赞和认可,却也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越来越不满意。

为了让自己认可自己,我转而开始追求不同以往的另一个“目标”——那段时间里,我变成了一个叛逆且放纵的人,并且认为自己活成了又酷又自由的模样。我得意洋洋地完成了“蜕变”,不再是一个压抑古板的乖乖女。很快,我被身边另一群朋友赞赏又酷又有想法,我再次完成了自己新形象的塑造。

我遇到喜欢的人,开始谈恋爱。为了变成异性眼中有魅力的人,我又重新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以期在两性的博弈中占据上峰,并且成功获得了很多异性的欢迎,谈了一场轰轰烈烈又放纵情欲的恋爱。

我想拥有很多朋友,便隐藏自己内向敏感的心,强迫自己去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很快,我收获了很多可以混在一起的朋友,也在社交中游刃有余,但几年后,我却也被这些所谓的“朋友们”搞得遍体鳞伤。

我发现我越来越不快乐。

我完成的目标越多,越明白,这些目标不过都是镜花水月。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它们所带来的熠熠生辉的价值便消散不见。

我会重新陷入虚无和自我否定当中,也越来越孤独。

这短暂的二十几年,仿佛就是我整个人生的缩影,我甚至可以想象,未来每个人生阶段,我都会这样为自己设立让我更“完美”的目标,然后奔跑,然后再重新陷入虚无的循环。

还好,在读硕士期间,我被祂拯救。

从遇到祂,再到相信祂、更深地认识祂,我走了很长的路,现在仍在走着。

我开始明白,过去对“完美自我”的追寻,其实就是自我价值缺失的表现。我不知道我的身份在哪里,我不懂什么是爱,但我却天然地渴望爱,所以我一直寻寻觅觅,想要追寻一个可以被爱的自己。

但祂却告诉我,祂就是爱;祂还告诉我,祂深深地爱着我,却并不是因为我的完美。祂拯救我的时候,我还是个罪人,祂爱着我的时候,我也仍陷在罪里。

至今,我还在学习经历这种爱。因为长期在“埃及地”生存的我,真的很难明白,为何我这样不完美,还会被祂深深地爱着?

为何呢?难道别人爱我们的时候,不都是因为我们的“好”吗?

我被祂带离了曾经那份充满着罪的伤害,但同时也充满着祂的恩典与祝福的工作。祂就是如此奇妙,在人的眼中,这些是如此矛盾,但这就是祂至高无上的权能,祂的恩典,总是高于我们的错处。

今年一整年,我都在休息之中。

没有工作的日子,对于过去追求他人赞赏和自我赞赏的我来说,是如此的不同寻常。

我花了很多时间经历自己的属灵低谷,但祂从未离弃我。

当我放下了手里紧攥着的那些能让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的资源、人脉、成就之后,我忽然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是的,因为祂,我才有了价值。我是祂所创造,祂所爱的,所以,我有了价值。

我的事业看上去好像“失败”了,因为我既没有跳槽到更优渥的公司,也没有在离职后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只是回归了默默无闻的生活,过往的诸多伙伴也不再联系我,但感恩的是,也有很多伙伴开始跟我的关系更加真实和紧密。

原来,我的价值,也从来不建立在他们的身上。

至今,我仍不知未来会走向哪里,但我的担忧却越来越少,因为我知道,祂一直与我在一起。

祂将我带离“埃及”,必定也会负责任地带领我穿过旷野,走向应许之地。

我也不再为自己建立虚假的“应许之地”,那看似可以让我们更完美的巴别塔,却并不能为我们带来幸福。

因为我们的福祉,永远是与祂紧紧相连。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