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可悦

坚持健身快一年后,我的体重竟然仍然没有大幅度下降,反而微弱增加。之前我跟自己说是肌肉增加了,但时间一长,难免沮丧,特别是体检后医生的指导也是需要减肥。

于是,很奇怪地,我开始一会儿看自己觉得其实也没有太胖,不需要每个人都一样,健康就好。一会看自己,觉得自己胖得好可怕,怎么可以有那么多肥肉。

所以不知不觉,我每天早上起床后,或睡前洗漱时,就开始思考我的减肥问题。我为什么非得减肥呢?减肥减不下来,我的焦虑源在哪里?我为什么那么焦虑?那么着急?那么沮丧?

我为什么非得减肥呢?

最合理的解释当然是医生要我减肥。但说实话,我并不是因为想要健康才减肥。这虽然是我一直挂在嘴上的理由,听起来好像我很无忧,我很放松,也很能接纳我自己,我只是要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

但事实是,我是因为想要好看才减肥的。

我想要有好的身材,走在路上回头率100%,如果不能这样,起码拍照好看,起码我想穿什么漂亮的衣服就可以穿什么漂亮的衣服!可是,为什么要让衣服束缚自己呢?

为什么不让人设计适合我身材的衣服,而是为别人设计的衣服而改变自己的身材呢?时尚博主们凹造型的时候都会找特别的角度,才拍出我看到的效果,真人可能和照片非常不一样,我为什么要相信这样的谎言,逼自己去做那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难道我不知道吗?为什么要上这个当,要用不同的人塑造出来的不同完美标准来要求自己?腹部要有马甲线,腰间要有人鱼线?要瘦,要健康,还要凹凸有致?这科学吗?世界上有几个人是这样的呢?现在的我,哪里不好呢?减肥成功后,我就会开心无比了吗?

我的焦虑源在哪里?

当我仔细去查问自己,我发现我内心的坑,好像比减肥这个事情更深。减肥成功后,我还想要学会至少一门乐器,或其他才艺。除此之外,我还想再去读一个更高的学位,找一份更光鲜亮丽薪水丰厚的工作。当然,性格也要继续开朗,温暖,美好,像韩星金世正一样,什么都会,还要受人欢迎。原来,我的焦虑源并不是我腰间的肉肉。这么多年的共存,我已经很适应它们了,它们不会给我造成太多的威胁。就像有的时候,当我喝奶茶喝得开心的时候,我根本不会觉得有减肥的必要。

我所焦虑、担心的是,如果我太胖,我就跟这个世界所推崇的模样不一致了,或者说,我就要被这个世界抛弃、嫌弃、遗忘了。

我害怕走在街上,会被人议论;我害怕没有好看的照片可以发到朋友圈;我害怕如果身材太走样,没人会喜欢我,得不到爱情。因此,我的内心有一个很大的渴望,想要在各方面超过这个世界的标准,从而被大家喜欢、被大家崇拜!是的,像韩剧《我的出走日记》里的女主角一样,我也害怕平庸,渴望被崇拜。

怎么办呢?

但聪慧如我,我当然知道就算是金世正,很可能也不一定完全满意自己的模样,也会有得不到的爱情。那我要怎么去跨越这个从被忽视到被重视的鸿沟?尝试一年之后,我也已经意识到,减肥不是像社交媒体上那样,说速成就速成,我要如何对抗内心的这些压力和焦虑?

没想到,一个落魄的单身老男人给了我答案。

《腓立比书》里,因为到处跟人讲福音,昔日来自名门望族,有地位,有学识,拿着罗马帝国绿卡的保罗被囚禁了。外面有人对他风言风语,抢他风头(腓立比书1章17节),而且,他也早已辞掉了以前的好职位,还落魄到要受人接济的程度(腓立比书4章15节)。

让我惊讶的是,这个人竟然完全没有关心自己的处境,就算有丧命的危险,他还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章21节)。精神亢奋的他更是在这封写给后辈的信里不断地说自己多欢喜,“靠主大大地喜乐” (腓立比书4章10节),好像只要福音被传开,全世界其他的都不是事:“……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腓立比书1章18节);“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做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腓立比书3章8节);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腓立比书3章13-14节)。在处过丰盛,也处过卑贱(腓立比书4章12节)的保罗心里,眼里,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尊崇主耶稣。

突然间,我好像清醒过来。我的这些担忧,焦虑,都不是重要的事情。被人崇拜我就满足了吗?不会,我的生命需要被更重要的东西填满。

我为什么非要减肥呢?!集中精力向着标杆直跑呀!

保罗最后鼓励因各样事情烦心的后辈说:“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主已经近了。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章4-7节)

拜拜,焦虑,我要去投靠耶稣啦。减肥的事情就交给祂吧:)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