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ie     有声播读:以晨

 

“能不能请你下次注意一下这个情况。不要再……”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信息,我一瞬间不知如何反应。其实说到底,这并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我的错。

对方并不是我的上司,也不是长辈,只是一个素昧平生的某朋友的朋友。我和对方一点也不熟,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

只因他片面地了解一些事,认定是我的错,就丢了好几个“情绪炸弹”给我,打我个措手不及。

回过神的那一刻,我已经对他表示歉意,对方也因此不再继续“轰炸”。我心里觉得委屈,同时也在心里认定对方情商低。

相比之下,我还能道歉,而且其实也没有多大影响我的心情,这说明我的情商是比较高的呢。

这么一想,好像就可以比较舒服地面对这件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件事之后,又陆续发生了一些类似的事情。

而我的处理方式都是,每当我察觉对方快要生气、或者对方不舒服,我就会立刻启动我的“社交策略”。

道歉也好、好哄好劝也罢,总之,我不想面对也不想接收对方的情绪垃圾或是情绪炸弹。我只要截取对方话语中的“资讯”,对方的情绪我一点也不想接收,那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在意。

我一直以为这是情商高的表现。直到最近,我开始感到“社交疲乏”

我厌倦了人与人之间的“逢场作戏”。我觉得好累,每个人都好像在表演,在A面前是这样,在B面前是那样。渐渐地,我开始明白,原来我也是(我才是)那个逢场作戏的人!

原来大多数时候,我的道歉也好、安抚也罢,都不是出自我的真心。这些都是我的社交策略和手段。

我其实是在用一个“对不起”来堵住对方的嘴,用一句“是我不好”来换取我的耳根清净。所谓的不愿意接收对方的情绪垃圾,其实就是不想在乎对方的情绪。

对方心里怎么想,我不想管、不想知道、也不想面对。嘴里说着爱对方,实际却是极其冷漠。对方开不开心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只在乎自己是不是舒服快乐。

表面上看是礼貌的、理智的、友善的道歉,安抚和安慰,但实际上却是骄傲(我自认自己情商高对方情商低),冷漠(我不在意对方情绪)和自我中心(我只想耳根清净让对方闭嘴)。

我是这样一个打着爱的旗号,却丝毫没有爱的人啊!对此,我感到十分挣扎,即使面对上帝,我仍旧无法放下内心那一小块仅剩驻守的地方,我觉得我已经牺牲很多了啊,我已经顺服很多了啊,他们其实也对我的“戏”感到满意和舒服不是吗?

我为什么还要敞开真实的我自己?即使我表现出我的真实,他们会明白吗?会谅解吗?他们如果都无法了解和接纳真实的我,那我为什么还要信任他们,把自己交给他们呢?

然而主的命令是:“要爱人如己”。我的礼貌、友善并不是真正的爱。若是真心爱他们,就会寻求他们益处,最低层面,至少会在乎对方的情绪,希望对方快乐。

我是这么一个没有爱,也不想爱的人。但是我若说我是爱上帝的,那么我就要遵守祂的命令。

在与人分享我的挣扎中,我开始回想主是如何爱人的。约翰福音2章23-25节提到,众人因为耶稣所行的神迹就信了祂的名,但是“……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祂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祂知道人心里所存的”。

主不将自己交给人,那是因为祂知道万人的心。但是我不是主,我并不知道别人的心如何。所以,凭什么我就认定对方无法接纳真实的我,无法了解和明白我呢?

其实,我也害怕不被了解、不被接纳,所以才不愿意相信别人。其次,我们的主完全明白人心如何,但是人却不明白也不了解主。

但即使是这样,主还是选了十二使徒,与他们亲近,自己也常与他们同在。祂也与罪人一起吃饭、交谈、教导他们真理。祂到这世上来,并没有独自遵守了律法,独自上十字架完成救赎便罢了,而是爱人、怜悯人,亲近人。

末了,其实,主也清楚我是怎样的人啊!骄傲、自私、冷漠、自我中心。祂看得一清二楚,但祂还是从高天来到地上,来到这堕落的人间,进入这一群罪人当中。只因祂完全顺服天父的旨意,并且顺服至死。

主在世上的时候,没有人能了解和明白祂,但祂还是爱人,与人亲近。这一点就给了我力量去顺服爱人的命令。因为有主为榜样可以效法。

同时,主完全了解和明白我内心的黑暗和污秽,但祂还是爱我,这给了我勇气去学习真心爱人,敞开自己,也学习去信任别人。

仰望基督永远是得胜的关键,祂不只是我的榜样,更是我的救赎主;祂不只要我脱离罪恶,还要活出天国来。

虽然很难,但我想既然主在前方,那也可以一步一脚印地跟上祂吧。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