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ernice Yap        翻译:奇奇        有声播读:以晨

 

一切都是从有一天我的肩膀疼开始的。起初我以为只是我脖子僵硬造成的,但很快情况就恶化到我无法转动脖子了。所以我去看了医生,医生给我开了一个月的理疗。但治疗并没有效果,以至于我痛苦到无法起床,更不用说去上班了。

我不得不无限期休假,直到解决我肩膀的问题。所以我请了大约两周的假,休息并等待医生给出最终的治疗方案——也就是手术。然而,这期间工作上的事情发展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以至于我不得不立即辞职。

碰巧当时我丈夫刚辞去牧师的工作去植堂。我们之前并不担心他会没有收入,因为我确信我的收入可以养活我们俩。而失去工作意味着我们现在完全没有收入,而且我的伤病让我无法重返工作岗位(我连胳膊都不能动,怎么做厨师呢?)。

手术后,我在家呆了一个月。我在房间里独自哭了很多天,拒绝与任何人见面或交谈。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们要如何支付账单。这样的焦虑导致我做噩梦,以至无法入睡。

我无法独自完成最简单的任务,比如穿衣、洗澡,甚至梳头,这也加重了我的焦虑。我不是感觉到太痛,就是太累,如果我用力过猛,我的左侧胳膊就不得不代偿,这可能会导致新的问题。对于我这样一个习惯做很多事情的人来说,这一切让我感到自己又无用又无助。

我的丈夫试图敦促我花时间与主同在,但我拒绝了。相反,我选择在网飞刷剧来麻木我的思想。我对自己说,现在跟主说话会更痛苦。 “我的生活一团糟。我对上帝很生气,我不想和祂说话。”

尽管我知道事情的发生是有原因的,而且上帝是至高无上的,但我拒绝接受祂给我的新计划。事实上,我不敢问祂为什么会允许这一切发生。因为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是因为我把我的工作和事业当成了偶像。

拒绝被安慰

因为我不想让上帝干预,所以满脑子只有自己的想法。我感到自己十五年的生命付诸东流了。一想到要在同一个行业工作,我就退缩了。那要转行吗?恐惧又吞没了我。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令我惊恐不已。

然后谎言开始涌入我的脑海:

你不会做任何其他事。因为你只会做厨师呀。

因为你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行,所以上帝希望你受苦。

你的家人会对你很失望。

你很失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失败的。

当我想到导致我辞职的原因时,怨恨也随之而来。

这公平吗?这其中的正义在哪里?我应该反击吗?

上帝,你的公义在哪里?你不打算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公做点什么吗?

即使在我继续挣扎的时候,我的丈夫仍然尽了最大努力来服侍我。每天早上,在吃过早餐后,他都会打开他的圣经到诗篇,然后选择一篇带我一起读。起初,我只是听着,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回应。

一个周日晚上,当我独自在家时,我又去读了诗篇 77 篇:

我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上帝,就烦躁不安;我沉吟悲伤,心便发昏。(2-3节)

这里诗人说到他是如何拒绝被安慰的,我太理解这一点了。诗人还问了我想问的问题:上帝,你忘记了你的慈悲吗?难道你要丢弃我,不再施恩吗?

哀痛,悲伤,但不要忘记主。

我丈夫一直提醒我,我可以为自己失去的哀痛。所以我哭泣,我伤心,我哀痛。

然而,纵使诗人们再悲痛绝望,他们最终还是在谈论主所做的事。他们提醒我,即使在我的沮丧和痛苦中,我也可以回到主身边并相信祂的作为。

我要提说耶和华所行的;

我要记念你古时的奇事。

我也要思想你的经营,

默念你的作为。

你是行奇事的上帝;

你曾在列邦中彰显你的能力。 (11-15 节)

这些经文提醒了我:我的生命中已经得到了多少主的祝福,以及有多少事情已经让我看到并证明祂没有忘记我。

我的父母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我去过很多人没有机会去的地方旅行和工作。主也回应了我对生命伴侣的祷告。

仇敌要我相信的谎言比不上主的作为。

所以当我在向主倾诉我一切的伤痛、痛苦和愤怒时,我也告诉祂,我要拼命抓住祂的应许,我想要相信祂仍然良善,祂仍在掌权,祂仍然是我的上帝。

尽管对我来说未来仍然未知,但我紧紧抓住我被上帝认识和爱着的应许。

恢复和重新经历上帝的供应

在我焦虑的日子里,我就想起主。每当我们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时,我丈夫都会鼓励我为我们的日常所需祷告。而主也回应了我们的需要。祂供应了足够的金钱来付账单,买房子,甚至还供应了我们一次宣教旅行的费用。

我经常提醒自己,一切都是主提供的。不是我,不是我的工作,而是主。

在我感到悲伤袭来的日子里,我记得主给了我喜乐,让我能够在祂面前安息。我找到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圣经,阅读我一直渴望阅读的书籍,休息和从受伤中恢复。

到目前为止,我有一部分已经恢复了。我现在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尽管仍有一些事情做不到(比如无法伸手去抓我的背)。

我的一位医生建议我继续烘焙,因为我在擀面团时可以锻炼到肩膀。所以我又开始烹饪和烘焙了,并慢慢地在测试看哪些任务是我可以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完成的。另外,我还在教会里教青少年们如何烹饪和准备食物并出售它们,以使他们能够自己赚取零用钱。

除了在教会做义工,我偶尔也会做咨询,上帝也时常供应我某份短期工作。

我意识到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意味着我可以自由地追求新的冒险。我记得每当我的孩子们很难放手时,我都会跟他们说: “想象上帝接下来为你预备了什么,为之兴奋吧。”

我也有过重新学习或尝试新职业的想法。各样的计划在我脑海中来来去去,很令人激动却也有点让人害怕。我还在犹豫要做什么工作,但我知道主会带领我到某个地方。

我生命中的一个章节已经结束,新的篇章即将到来。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