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l Breitenstein      翻译:奇奇

 

几年前,我有幸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共度了三天,这要归功于致力于为在海外服事的女性提供喘息和退修机会的事工组织 Thrive。

在排队取餐的时候,我和一位 20 多岁的女士聊天。她在瑞典服侍多年后刚刚离开那里。当我伸手去拿新鲜的莓果(我想念乌干达的莓果!)时,我问到了她的名字,她服侍的国家,以及她待了多久。

我:“所以你现在回来了?”

她:“是的……过渡期很不好过。”

我:“是的,确实。”

“周六真的很讨厌”——等候的不确定性

 在我生命中,我自己最讨厌的部分就是等候的日子。我想,这大概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时候都在等候着什么。

在我等候一位基督徒朋友回到上帝身边时,我感觉到了这一点。她离开上帝越远,我看到她灵魂被腐蚀而受的伤害就越多,让人悲叹的行为方式也陷得越深。但即便我努力灌溉,也为上帝预备道路,唤醒人心还是祂自己的工作,不是我的。

上帝通过其他等候的日子坚固了我的信仰。大概在我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等待通知我们在乌干达的工作许可是否会被取消的 11 个月。

等候中最难的部分是面对心中的疑虑,“如果……会怎样”的各样想法缠绕在我的胸口,压得我无法大口呼吸。这是对于我无法控制的事情的快速纵览,真实地暴露了我的恐惧,甚至是不信。

有时我只是对不确定性感到厌烦。因为实在无法忍受自己的恐惧和不适,我已经准备好要自己采取行动了。

但是当我开始逃避等候、挣扎,不去利用上帝高兴地赐给我的选择时,我会时常想起Peter Scazzero的警示:“我和亚伯拉罕一样,为了更快推进上帝的计划而生了许多以实玛利。”

我认为,等候很像那个介于基督受死和复活之间的星期六。如果我活在那个时候,我会确定基督会复活吗?

我想过,当马利亚和马大的弟弟重病要死,而那个唯一可以帮助她们的人却故意晚来时,她俩是怎样的感受。

然而,祂完全清楚这一切。祂晚来是因为祂想让她们看到一些新东西——一些会彻底改变她们对祂认识的事。

等候会练就特有的肌肉

我认为等候就像是锻炼的时候保持某个动作不动——感受那种酸痛感蔓延到你紧绷的核心肌肉群、二头肌或四头肌。教练的要求往往让我们觉得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与任何一种锻炼一样,肌肉首先需要被分解。而要到看得见或者享用等候的结果还需要经历一阵子。

在一个经历了失业又要照顾新生儿的沉重夏天,上帝使我的等候肌肉变得强壮起来。我那个时候要应对抑郁和焦虑,我等待多年的出书合同也以失败告终,我只有带着失望的心祷告。

祂甚至通过让我等候一些说“暂时不行”的穆斯林难民学生认识耶稣来建立我。在与怀疑、害怕和失落的争战中,我属灵的肌肉变得更发达,这让我现在的信仰更加坚定不移。

上帝在等候中与我们同在

对于我们这些处于等候幽谷中的人,上帝给了各样的应许。

祂等着向我们施恩(诗篇123篇2节);怜悯我们(以赛亚书 30章18节)。

对那些仰望等候祂的人,祂供应他们(诗篇145篇15节)。

等候祂的必不羞愧(诗篇 25 篇)。

我们必从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以赛亚书 40章31节)。

祂是我们的帮助和盾牌(诗篇33篇20节)。

祂施恩给我们(耶利米哀歌3章25节)。

没能与之前的出版商合作最终使我有机会与另一家给我做出了很不一样的编辑和愿景的出版商签约,这让我经历了祂的信实。当我听到我们拿到了前所未有的4年乌干达工作许可时,我和朋友站在非洲一条尘土飞扬的车道上高兴得蹦跳起来,我也由此知道了上帝的良善。

很有可能,你现在正在等候着某事成就。就像我所经历的一样,这需要你在每次恐惧袭来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选择信靠祂和从祂得平安。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花时间读经和祷告,让我的心一点点品味上帝的良善,以去除我的恐惧。我学会了写日记,这使我能够表达内心的恐惧,这样我才能真正来到上帝面前处理它们。而且我智慧的朋友们在我处在等候的低谷时会提醒我上帝的真理。

也许这就是何西阿说要不断等候上帝的原因。也许,就像我一样,当祂出现并带来更新时,你会惊讶无比。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